《錢》(1959)

文/易以聞

「製片事業是大眾文化生活上不可缺少的東西,不能落後於形勢,必須『又多、又快、又好』地不斷供應市面,這是每一個電影工作者的責任。」
吳楚帆[1]

閱讀全文

, , , ,

寒夜

文/易以聞

閱讀全文

, , , , , , ,

即使我們很愛看電影,粵語片都是佔很低的比例,這麽多年也認識很多愛電影的朋友,但話題都很少圍繞著粵語片進行,創會的宗旨很宏大,但我都不敢太大聲,某程度上也在說我自己,在不久之前很狹窄的見解。譬如「糾正一般本地傳媒對粵語片的偏見」,可能到現在都很多人是這種看法,甚至說「將粵語殘片這個詞彙永遠删除」,陳奕迅都有一首《粵語殘片》,聽不聽好呢?這些概念仍然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存在,這個組織能否把它做的更好,真的不知道。粵語片在我們的成長過程裡又不是完全沒有的,譬如以前電視台是播多一點粵語長片的,在我小學或中學的時候上午或者下午也有得看,那時候整體看電視,連黑白的粵語長片也看,所以經常會覺得某部電影看過,但無法叫出它的名字,譬如馮寶寶愛吃魚皮花生的那部叫什麽?(馮寶寶:《太空小飛俠》。)所以我就只記得魚皮花生。還有一部不記得是胡楓還是張瑛演的,結局很厲害,他跟那個女孩說「我現在已經不想做你的爸爸了」,之前她們有戀愛關係,後來又可能是父女,總之很複雜,有沒有人知道是什麽戲?沒有人知道?那可能只是我小時候的幻想,大家不要介意。

閱讀全文

, ,

(原載<中聯畫報>第八期,一九五六年四月)

有聲有色講歷史

三月二十五日吳楚帆在聯合國香港協會講「粵語片演進史」他在約五十分鐘的演講中,並表演了「沉思」、「憤怒」、「求援」等動作,來說明藝術是不受語言的限制的,粵語片要提高到世界水準,就算不懂話也可以令人看得懂。

他在開始講述粵語片演進史之前首先說明:「我只是一個著通戲人,未有受過專門教育,更談不上是一個學者,身邊也沒有帶來講義之類。不過,從粵語片孕育之初,我就參加了粵語片工作。」

閱讀全文

, ,

閱讀全文

,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