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被遺忘的傳說——香港電影先鋒唐書璇」

第五部分:「唐書璇與她的時代」座談

★日期:9月8日﹙星期日﹚
★ 時間:4:30 – 6:30pm
★ 地點:百老匯電影中心一樓講廳
★ 講者:家明、易以聞、舒琪

當日座談的首位講者家明詳談《董夫人》(1970)的形式與章法。最有趣的地方,是家明認為《董夫人》與費穆的《小城之春》(1948)有甚多相似之處:兩者皆涉及到女性身心受到壓抑的主題;兩者亦以精湛的構圖和攝影技藝,去捕捉角色們曖昧的神情與動態;兩者甚至有相近故事橋段。然而,家明指出當年唐書璇拍《董夫人》時,沒可能有機會看到《小城之春》(該片為八十年代被重新發現),唯一能解釋的,是唐書璇與費穆實在英雄所見略同。

易以聞則拉闊至整個香港在七十年代前期的時代脈絡,推論着唐書璇與時代的關係。易以聞更仔細說明了充斥於七十年代的艷情片、風月片、武打片及大堆頭式喜劇,是如何以犬儒的方式回應當時的社會問題,並進一步影響着香港的社會風氣。易又指出,當年文學界的知識份子,則與社會問題保持距離。文人對社會的涉獵,主要在於街道文化。是故,易認為唐書璇似乎站在商業主流與知識份子之間——既不完全擁抱主流,也不完全與社會相隔。

易以聞繼續對比《十三不搭》(1975)與當年主流電影的分別。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唐書璇對類型的顛覆--《十三不搭》絕大部份的段落,並沒有露骨地表現牌局來令觀眾投入。易再強調,唐書璇對主流類型片的反叛,其實也是對當下社會的一種回應和反思。此外,易以梁醒波和吳家驤一段戲份為例,點出唐書璇對上一輩的尊重和耐性。最後,易再指出《十三不搭》和《暴發戶》(1979)對中產階級的關注,是與當年香港的經濟發展緊緊扣連。

舒琪老師細說由唐書璇創辦的電影刊物——《大特寫》的背景,特別是《大特寫》面世前海內外的電影雜誌文化。從西方的《村聲》(The Village Voice)、《電影筆記》(Cahiers du cinéma)到台灣的《劇場》和《影響》,老師都詳談並加以探討這些雜誌對《大特寫》的影響和啟迪。

這一節錄音則是舒琪談《大特寫》在休刊前後,所調整的寫作路線與方針。老師讀出〈敲自己的鑼〉這篇宣言式的文章,使人明白到《大特寫》如何不遺餘力地推廣、支持香港電影。唐書璇扎根香港的選擇,不但反映在她的電影上,宏觀來看,她更是本土主義的先鋒。雖然如此,《大特寫》依然不少篇幅刊載有關電影理論、前衛電影的文章,甚至一度給予空間讓《火鳥第八》復刊,可見《大特寫》對電影藝術的包容程度。

當日座談來到尾聲,家明與舒琪一起對談《大特寫》和《暴發戶》。家明問及有關唐書璇參與《大特寫》的程度,以及為何這本雜誌會被《電影雙周刊》取代。舒琪曾擔任《大特寫》的編輯,他指出唐書璇會不時參與排版的工序,並且對《大特寫》的編輯方針抱有十分開放的態度。他又認為《大特寫》不能持續的原因,是因為雜誌獨有的前瞻性,並道出唐書璇往往被時代拖垮了後腿。

至於《暴發戶》,家明認為黎小田的角色乃至整個故事所呈現的複雜性,實是遠超同期電視台的作品。老師最後點出,唐書璇每部作品的複雜和曖昧,正正是源自唐書璇作為一位藝術家所具有的洞悉力。

錄音片段整理:陳力行

, , , , ,
Trackback

no comment untill now

Sorry, comments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