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舒琪

重看《孖生小藝人》(馮峰導演,1962)(香港電影資料館《童星‧同戲》節目之一),感慨良多。

影片我小時候在電視看過。然後是1982年,我負責策劃香港國際電影節「六十年代粵語電影回顧」的項目時得以重睹,毫不猶豫地便選了它作為放映作品之一,並因為這樣而訪問了馮寶寶。文章刊登在當年十分流行的《號外》雜誌上。寶寶讀過後給我寫了一封很長的公開信。她率直,沒有任何pretence。我有碗話碗。從此開展了一段超過30年的友誼。見面不算多,但每次都雞啄唔斷。我目擊過她在情緒上的高低起伏,十分樂見近年來她終於克服了一生的最大桎梏,把附著她意識裡的那個既親密卻陌生、既憐愛卻hateful的「童星馮寶寶」釋放了出來。在《孖》片的映後談裡,她打趣說:看著片中的小鬼頭,彷彿看見了我的孫子,真想上前捏一下她的面豬dun!觀眾都笑了。我卻覺得充滿了辛酸與痛楚,但也無疑教人欣慰。

重讀我在1982年寫的blurb,顯然那時候我還沒完全被7歲的寶寶「征服」,只用了「趣緻」兩字來形容她的演出。(可能是年輕的我,父性還未流露出來?!)今次再看,卻無法不打從心底裡疼愛著這名可愛到不行的小女孩。寶寶的難得,不止在她的絕頂聰明(功架做手,頭頭是道;再艱深的曲詞,也可以立刻琅琅上口;活潑精靈,無時無刻不在交戲給攝影機),而是她以沒有任何修飾和雜質的純真,在表演成人角色(起碼是舞台上演出的兩齣折子戲的人物)或與成人演員做對手戲時,把所有(她沒可能或起碼不應該理解的)人情世故,都變得玲瓏剔透,並通過這樣的一份lucidness,引起我們更深刻的共鳴。就拿《三娘教子》裡她分飾的王春娥與薛倚哥,前者的含辛茹苦、屈辱與哀傷,寶寶演來,除了維肖維妙外,你會訝異的,是竟還帶著一份滄桑與唏噓,一方面與那五官分明的小臉龐是那麼的不相稱,但另一方面卻又因為她的純粹與真摯(integrity)而動人。同樣的,《蝴蝶夫人》裡的藝伎,觀眾會一方面看到她模仿日本歌舞伎底「擰頭擰髻」的動作而忍俊不禁(寶寶說她的「靈感」來自那些頭部安裝了彈簧的洋娃娃),但另一方面,卻又忍不住更憐惜角色的感人身世。

影片討論到戲劇在社會上的功能和嬗遞等問題,又透過馮峰自演的老藝人角色,三番四次確立「禮當敬老」的道德價值。馮慶強說「總令我覺得係叫人唔好背叛佢」。我有同感。我當年在場刊便寫道:「影片最大的目的。還是在於利用寶寶的可愛形象來討好觀眾,探討問題不外是一種粉飾」,今日再看只更加確定。還好司徒安的對白寫得生動自然,才得免虛偽得過火。

(原文刊於《新報》副刊「重溫集」,2013年9月25日)

, , ,
Trackback

2 comments untill now

  1. [...] 參看:馮寶寶〈From 馮寶寶 to 舒琪〉 、舒    琪 〈重看《孖生小藝人》〉 [...]

  2. [...] 相關文章:舒琪〈重看《孖生小藝人》〉 (1954)空谷蘭, (1957)九九九海灘命案, (1958)浪子回頭, (1960)神童擒兇記, (1960)連理枝, (1961)飛天小俠, (1962)孖生小藝人, (1964)乖孫, 作者: 曾肇弘, 作者: 舒琪, 作者:馮慶強 Address: http://www.ccsahk.com/?p=1485 « 重看《大丈夫日記》﹙下﹚ Trackbackno comment untill now [...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