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文字內容皆節錄自香港電影資料館新出版的專書《我為人人:中聯的時代印記》中<梅綺談演技>一篇,原載梅綺《戲劇的人生》,香港,文宗出版社,1956年4月。

閱讀全文

, , , ,

陳烈品

文/董培新

最近導演舒琪為我做了一個訪問。關於「仙鶴港聯」,關於電影《仙鶴神針》,關於那些年的粵語片。問、問、問。答、答、答。忽然間問出心裡面的一片悲涼,久久揮之不去。舒琪問到陳烈品,問到陳烈品的下落?一個我也回答不了的問題。回想「仙鶴港聯」的崛起,到粵語片全線崩潰,其實只是短短七年的時間。這七年對我這初入世途的年青人來說,真是風光如畫。在狂醉的今宵,有任我行的狂傲,有接不完的工作。粵語片崩潰不崩潰對我影響輕微,因為電影工作只是我大量工作的一小部份。細想當年,竟沒有關心一些忽然間不再出現的電影圈朋友或同事,或曰:這是電影圈的特性,緣份來時一大堆人,緣盡緣滅,煙消雲散。

閱讀全文

, ,

李晨風訪問記

閱讀全文

, ,

(原載<中聯畫報>第八期,一九五六年四月)

有聲有色講歷史

三月二十五日吳楚帆在聯合國香港協會講「粵語片演進史」他在約五十分鐘的演講中,並表演了「沉思」、「憤怒」、「求援」等動作,來說明藝術是不受語言的限制的,粵語片要提高到世界水準,就算不懂話也可以令人看得懂。

他在開始講述粵語片演進史之前首先說明:「我只是一個著通戲人,未有受過專門教育,更談不上是一個學者,身邊也沒有帶來講義之類。不過,從粵語片孕育之初,我就參加了粵語片工作。」

閱讀全文

, ,

小鬍子李鐵二三事

閱讀全文

, ,